路甬祥:大学生要多向社会学习

日期:2020-03-10编辑作者:教育

新年伊始,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利用到杭参加流体传动力学学科学术委员会年会的机会,特地挤出时间走进浙大求是村,看望昔日的老师和领导,把新年的祝福送进老师家门。 83岁高龄的浙江大学老教授胡大紘是一位在自然科学领域研究了一辈子机械传动的学者,也是路院长当年求学浙大时,对他的成长有很大帮助的一位老师。路甬祥说,科学院出版的旬刊《科学新闻》每期都寄给胡老,而胡老每期都一篇不漏地读,然后把自己的“读后感”写信告诉他。 在胡老的床边,伸手可及处摆放的是一本北京大学教授熊十力的《佛教名相通释》,另一本是李泽厚的新著。他与客人们的谈话围绕着哲学展开,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到今天中青年知识分子的思想文化体系,所涉极深。离别前,路甬祥从公文包中取出一本《科学史及其哲学和宗教的关系》送给老师,说:“知道您喜欢读书,带了一本书送给您,请告诉我们您的观点。”胡老高兴地应诺了这个“新课题”。 在当天拜会师门之前,路甬祥在浙大校长潘云鹤、党委副书记陈子辰等陪同下,还走进了浙大原党委书记黄固、梁树德,浙大老校长韩祯祥院士的家,与当年的老领导、老搭档、老同事共话高教改革,其乐融融。(本报通讯员 单泠 本报记者 王慧华)2006年01月04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10月6日在与浙大老教授们交谈时,谈及当年在浙大求学期间三次到工厂和企业实习的经历,他强调,大学生在校求学期间,要勤下工厂、进企业进行社会实践,多向社会学习,以尽快了解社会,适应社会。路甬祥是在出席上海世博会主题论坛“和谐城市与宜居生活”开幕式后,专程来母校浙江大学的。他在浙大党委书记张曦等陪同下,分别看望了浙大老教授胡大紘、吴根茂和老领导黄固,并和他们就本次论坛的主题、大学生的培养和退休教职工的待遇等话题进行了交谈。谈及在老师们的带领下参加社会实践的情形,路甬祥说,当时学制是五年制的,有三次到企业实习的计划。第一次是在浙大的机械工厂,学做翻砂、锻造、精工,实习了三个星期的时间;三年级时进入课程实习阶段,在老师的带领下,到黄丹口水电站去实习了一段时间;第三次是毕业前,结合毕业设计,又到工厂去实践了好几个星期。这几个阶段加起来快有半年的时间,对学生能力的培养大有好处。但现在这些都削弱了。路甬祥认为,工科不能完全用科学研究来替代,要有企业实践,要与社会实践相结合,在实践中学习,向群众学习。社会实践与科学实验不同。科学实验是抽象的、可以重复的,它往往忽略掉一些次要因素。但社会实践是复杂的、不可重复的,具有多样性。科学实验固然重要,但不能完全替代社会实践。社会科学、人文科学也一样,本身就是研究社会现象的,更要与社会相结合。现在,很多大学生希望到一些大学或科研机构去实习,这未尝不可。但另一方面,不能放弃到企业去,到社会上去。否则,今后回到社会,就可能不适应。(高楚清)

图片 1 近日,“金庸辞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职务”的消息披露后引起广泛关注,本报特约记者在香港专访金庸,事情真相得到澄清——金庸仍是浙大人文学院院长 本报特约记者万润龙 这几天,数以百计的媒体传播着同一则消息:金庸辞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的职务。 金庸先生在接受本报特约记者采访时说:我写过一封辞职信,但浙江大学没有同意。如果他们一定要留我,我会考虑他们的诚意;但我不会再拿浙大一分钱。 浙大校长潘云鹤表示:金庸先生至今依然是浙大人文学院院长。 昨晚,浙江大学校长潘云鹤对记者明确表示:金庸先生虽有请辞要求,但浙大正在极力挽留。目前金庸先生依然是浙大人文学院院长。 的确写过辞职信 12月20日15时,香港北角渣华道嘉华国际大厦明河集团总部金庸办公室。 金庸先生向来准时。约定15时,14时59分,他踏进办公室的门。 我们的对话从网上的一则传闻开始。 记者:一周前,在网上看到一则传闻,说您已辞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的职务。想请先生证实一下。 金庸:关于我辞职一事,倒不是空穴来风。9月初我确实给浙大潘(云鹤)校长写过一信,希望把人文学院院长的位子让出来,请年轻人来当。但潘校长没有同意。张浚生(浙大原党委书记,今年夏天退居二线)先生也来做我的工作。我跟张书记讲:当年您和潘校长来请我时,我曾说过,与您共进退。现在您已退居二线,也该同意我退掉院长职务。 记者:按先生现在的身体状况,年龄不应该是请辞的理由。 金庸:年龄不是最主要理由。我应聘担任着英国牛津大学中国学术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5年前,我被张书记、潘校长的诚意所感动,接受了他们的邀请,担任了浙大人文学院院长。当时,我向牛津大学校方请过假。这几年,我去牛津大学的时间很少,明年想多去牛津一些时间。 记者:如果浙大潘校长他们坚决不让您走,您会不会改变态度? 金庸:潘校长已再三挽留。我有些为难。他们有这样的诚意,我只好先把(院长的)名挂在那里。但是,我已经跟潘校长他们讲清楚,我不会再拿浙大一分钱酬金。当然,不管他们同不同意我辞职,我还会去浙大为学生开讲座。我毕竟还是浙大的教授,而且是终身教授。 走马上任缘于情 1999年3月26日下午,金庸先生从浙江大学党委书记张浚生手中接过两份聘书,一份为浙江大学教授的聘书,另一份是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的聘书。 金庸说,他与浙江大学有缘。52年前,他报考过浙江大学。那一年,他在《东南日报》当记者,很想进浙大读外国文学硕士学位。但后来因为经济困难,不能放弃记者的职业而没有读成。时任浙大校长竺可桢与金庸这位素不相识的年轻人作了长谈。金庸至今记得竺校长的话:一个人求学问并不一定要进学堂,在哪里都可以做学问。 金庸先生还说了另一件往事:1994年,时任浙江大学校长的路甬祥邀请金庸夫妇访问浙大,并表示了聘他为浙大名誉教授的愿望,金庸欣然应允。1996年11月,金庸被正式聘为浙大名誉教授。 金庸出任浙大人文学院院长,也缘于他与浙大领导之间的感情。 张浚生曾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金庸先生则在香港办《明报》。作为同行和朋友,他俩有着良好的关系。1998年,张浚生调回浙江,担任浙大党委书记,仍与金庸保持着友好关系。 1998年9月,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医科大学、浙江农业大学4所高校联合组建成新浙江大学。校长潘云鹤在与前来参加新浙大成立仪式的金庸先生聊天时表示,为了新浙大的发展,希望金庸先生多给予关心和支持。此后,潘校长几次给金庸写信,先是请他经常到浙大讲学,对浙大的人文学科给予支持。 金庸给潘校长回了信,除了感谢之外,金庸还表示想写一部中国通史。他认为,从做学问的角度讲,他更倾向于到浙大,因为浙江是他的故乡。 接到金庸来信,潘校长马上回信,邀请金庸出任浙大人文学院院长。他说,如果金庸先生能够接受邀请,他将亲自登门拜访。 金庸给潘校长回信:很高兴接受这一邀请。 学问应是“交叉”的 在绝大多数读者的心目中,金庸是一位武侠小说家,对金庸了解得多一些的读者会知道,金庸还是一位报人。他当年一手写小说,一手写社评,曾经是香港唯一用笔创造财富的20大富豪之一。 但金庸还是一位学者。他的学者身份在就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之后得以充分显示。 金庸有自己的教育观。他认为,当今世界教育的潮流是“通识”教育,交叉学问。在校的大学生,应该对各种学问都有所了解,因此,他开课的形式以讲座为主,有问必答。但讲课内容却往往会交叉,比如讲新闻,必涉及经济、科学、哲学等其他学科,天上地下,均会涉及。 金庸认为,人文学科要发展,多元化知识的融入很重要。他风趣地说,过去历来喜欢人家教我,我鞠躬求教,而不善教人。如今受聘走上讲坛,一定会加倍努力,认真执教。虽然写小说天马行空,但一旦执教,不会像小说中的杨过、令狐冲那样天马行空,思想要开放,处事守规矩。 金庸十分看重浙大对自己的情谊。5年半来,他每年都到浙大讲学,开讲座,与浙大学子对话。 今年4月6日,金庸再一次走上浙大讲台。讲课中,金庸告诉同学:他计划写一部白话体的《中国通史》,使青少年学生更容易阅读。 除了亲自授课,金庸还从海外聘请了许多知名学者到浙大讲课。 作为人文学院院长,金庸的目标是:通过数年努力,使浙大的文科教育跻身国内高校前列。他表示,浙江大学人文学科曾出过姜亮夫、夏承焘等大家,他任职后如果在学问上有些进步,那就是很大的收获了。 ●图/卢绍庆摄:2000年,金庸在浙大企业培训中心为浙江企业家讲课

本文由鸿禾娱乐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路甬祥:大学生要多向社会学习

关键词:

翁礼华《态度改变人生》

被许多人亲切地称为“财神爷”的原省财政厅厅长翁礼华,近几年以他的“财经历史散文”而被人赞誉有加。如今,...

详细>>

黑户转正与社会抚养费征收有关系?

戮力同心聚合力 共筑梦想谋新篇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国务院办公厅14日公布《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

详细>>

明年浙大试水博士生自主招生

本报讯2008年的研究生网上报名工作即将开始,浙江大学作为教育部研究生培养机制改革的试点高校,今年在研究生招...

详细>>

教育优秀博导可自主招生

本报讯昨天是“无车日”,却丝毫没延缓大学生们求学的脚步,浙江大学举办的2008年研究生招生现场咨询会吸引了大...

详细>>